乘車遠離喧囂的城,我們來到了濱海的頭城。踏入小徑間,抬頭一望「浪花舞」的門牌佇立於滿腹皺紋的牆。跨進店內,迎來了兩隻熱情的狗與老闆娘王海邊的微笑。

圖為浪花舞店外招牌

王海邊Fendi Wang,本名王思敏,『浪花舞。往海邊藝文聚落』的創辦人,是什麼樣的際遇讓一個城市舞者來到宜蘭創業?在這個交織著旅人、調酒、刺青、瑜珈與衝浪的藝文聚落裡,發酵著什麼樣的故事?

王海邊正在細說自己與浪花舞交織與誕生的故事。

2007年畢業於台藝大舞蹈系的Fendi,踏入了活動公司工作,坐在辦公桌的一年裡,感覺自己離舞蹈越來越遙遠,小時候期盼自己能踏入舞團的夢早已漸行漸遠。她毅然地離開公司,重新練起舞蹈並接起商業與車展的演出,從古典的芭蕾舞、現代舞等等,跨越到商業所需的流行舞蹈,無疑對從小接受古典舞蹈薰陶的她來說是一大挑戰。在時間與表演次數的推移與累積下,Fendi有了些許的人脈與資金,便開始了她人生第一次的創業。

創業失敗反倒種下了新的「夢」與結識重要的「人」

2013年Fendi與友人共同在台北創立一間舞蹈教室,從事幼兒的舞蹈教學。在開業的一年間與合夥人因為出資與業務的爭執而倒閉收場,Fendi緩緩地說道「或許是當時我們都不夠成熟,也都是第一次創業,在我拆夥離開公司的一個月後,教室就收掉了。」創業失敗讓Fendi陷入低潮,突乎其來友人的生日邀約,帶著她去到宜蘭的大福衝浪。好似從大海與浪潮之間得到慰藉的Fendi,便開始有了去到宜蘭衝浪的習慣。在其中一次衝浪的邂逅,Fendi認識了她現在的老公Jimmy Chen;或許是共有的創業經歷拉近了彼此,慢慢的他們便決定一起享受浪潮給予的舞動及大海的擁抱。隨著日積月累對海的嚮往與熱愛,2015年Fendi與Jimmy搬來了宜蘭,開始過著台北工作vs宜蘭生活的日子。2017年,偶然在陪朋友看房子的時候,認識了現在浪花舞的房東,讓原本就想在宜蘭做點小生意的FendiJimmy催生了創立民宿與衝浪教學的想法。他們在四月租下了房子,從裝潢、擺設、傢俱與燈具都自己動手做。而隔年2018年五月五號這天,碰巧是中華民國舞蹈節,「浪花舞」也正式開幕。

浪花舞開幕季Fendi與Jimmy和友人們的合影(王海邊Fendi Wang提供)

浪花舞民宿x衝浪結合瑜珈、刺青與潮牌?

談起浪花舞結合刺青與瑜珈的過程時,Fendi笑著說:「浪花舞似乎有股魔力,總會吸引著身懷各式絕技的人們來到這,正巧他們都深愛著這片海。」Fendi與瑜珈老師吉鵝,原本就是多年的老友,當Fendi陷入低潮轉而投向大海的懷抱時,吉鵝正好從會計工作轉職,與Fendi不同的是,吉鵝她闖入了瑜珈的世界。當2017年Fendi與Jimmy正如火如荼地籌備浪花舞的時候,他們突發奇想,如果將衝浪教學前的暖身運動結合瑜珈,或許能有更棒的暖身效果,也許將傳統室內的瑜伽教室拉到室外的海灘上時,更能讓瑜珈有不同凡響的感受,變開啟了衝浪瑜珈的路。

(王海邊Fendi Wang提供)

談到與刺青師Ice的邂逅,Fendi幸福地秀出無名指上的婚戒刺青,當時的刺青師就是Ice。而那時的緣分也奠下未來合作的基礎,當浪花舞成立之初需要logos與店內壁畫的繪製時,Fendi找來了Ice,促成後來店內二樓設置刺青工作室的合作,也推出了浪花舞的自創潮牌服飾。從瑜珈、刺青到潮牌,好像大海召喚著他們來到這塊土地,一個個故事就在這地開花。

潮牌設計師Ice(圖右)與浪花舞老闆Jimmy(圖左)衣著自創的潮牌T合影(王海邊Fendi Wang提供)

對未來的想像與期許

談到Fendi對自己未來的想像與期許,她規劃參與更多的衝浪比賽,不僅是提升自己衝浪的技術,也是希望透過比賽產生的知名度,有更多能力為海洋環保的議題發聲、成為一個更有影響力的人,帶動更多不只是衝浪的玩家,也愛上這片海。對浪花舞的期許,則是希望今年能更為成熟,成為一個集結不同領域有能量的人共創的藝術聚落。在更遠的未來裡,Fendi計畫浪花舞在台東也能有個基地,透過不一樣的人們,一同在海上,創造遍地開花的奇蹟。

Fendi教導學員衝浪(王海邊Fendi Wang提供)

對Fendi而言,衝浪映照著人生

踩著浪板跳耀於浪花間,恰如人生走向成就

摔落水中,宛如人生遇到挫折 

在海裡

有時候越是用力反而越往下沉

好似遇到逆境時

你越是抵抗,受到的傷害反而越大

就像在海裡翻滾一般

等到你真正放鬆的時候

就會浮出水面

 

人生也一樣

王海邊Fendi Wang提供
Facebook Comment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