阿牛教練本名叫賴金生,從有記憶以來的少年時期就在秀姑巒溪泛舟,對這片土地擁有的熱愛超乎想像
投入泛舟救生就20多年餘的時間,從一開始的興趣到對泛舟的熱愛,到最後對土地的使命感衍生出要保護在這片土地的所有人,阿牛不只有責任感,也有著超乎常人的勇氣!

土生土長的花蓮部落人

之所會對這片土地有著不尋常的熱愛,除了從小就生長在這片土地之外,最大的吸引力就是這裡少了都市的快速步調,人與人的互動都很純真自然,想要吃魚就有魚,想要去抓打個山豬就帶把獵槍上山,突然只想要一個人的時候,帶好鹽與刀就能上山生活好一段時間。

任何物體都能拿來泛舟

以前小時候甚麼會浮的東西都拿來泛舟,那時候最開心的就是看到誰家裡買了電視或冰箱,就去把包覆冰箱電視的保麗龍來用,甚至沒保麗龍的時候,還用布袋蓮放到網子裡組成一個小船,就這樣一路搖擺到終點

冷靜的救人

救生狀況下,遇到任何情況都能不急不徐,先眼看四方觀察環境後,用最恰當的方式把人救上來是牛哥一直強調的;在許多危急當下,也許常常會有突發狀況發生,要用最冷靜的方式觀察周邊地形以及水流流向,用以往的經驗判斷,不讓自己與被救者陷入危境是阿牛最重視的事情,捨身為人這句話真的是對阿牛最好的寫照,當他道出許多救人的事蹟的時候,在旁也是聽得一把冷汗,但更因為他有許多經驗,知道遇到甚麼樣的突發狀況的時候該怎樣處理,

救過的無數的人的阿牛,最後卻很謙虛說:「這如果很偉大的話全世界的救生員都很偉大啦!」

回想起當初接觸到了泛舟這一塊,看到許多人體驗到泛舟又能開心且安全的抵達秀姑巒溪終點,所有辛苦都值得了,阿牛說:「泛舟這項極限運動,可以玩的極限可以休閒的玩,取決於身旁戒護的人,因為台灣太多人不黯水性,對開放性水域的不瞭解,可能會認為泛舟是一種很危險的運動,但這種觀念不只會讓自己失去與大自然接觸的機會,更少了人生中一個有趣的過程」

大眾認知下往往都會覺得有關於水的活動,都是有很大的不確定性與危險性,但危險性是對的,而不確定性是因為自己對水域知識的貧乏所造成的!而東海泛舟的所有救生員都擁有三張以上救生證照,這樣的經驗只要大家遵守規則,就可以開心的玩、放心的玩。

 

Facebook Comments